社会你阿茶

挖坑势力/有无数的脑洞,一旦把脑洞大概写出来,就再也不会写了。

咕咕咕咕咕,咕咕咕咕咕。

(拳打鸽子怪,脚踢咕咕咕。)

(然而鸽子又做错了什么呢?)

绝对不鸽,真的。

(我信你个鬼!你个咕咕咕鸽得狠!)


静下心来肝丹若小哥……

这个偶像系列终于完结了,虽然我还没开始玩……拖延症没救了。

扎克斯和琳恩这对居然发了一点点糖!呜呜呜好吃!

不知道修修罗和小丑那里有没有点糖……不过感觉是糖里带刀……

我期待下个周的新任务啊!看到夏安安客串我真的是时常跳戏……


第四季动画基本没怎么看,但是刚刚看到了大结局……

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,但是感觉是时间线重置了。

库库鲁长大了,有了担当,芬妮醒来了,精灵王国依然辉煌。

哇,长路尽头,男爵的幻象让我好难受啊qwq曼达表情那么惊讶悲伤,本来以为官方想发点粮来着,结果离曼达更近的是亚瑟……啊,哭唧唧。

塔巴斯和西蒙,呜呜呜,这算是实现了游戏里曾经说过的“如果我做了国王,就封你做大将军”那个承诺吗啊啊啊我哭爆。

最后的花店,就和第二季的很像,都长大了啊……

有糖有刀吧,重新开始也不错。


啊我肝了差不多一个下午,终于把这次任务游戏肝完了,虽然偶像系列我还并没有玩。

坐在椅子上坐得感觉腰都要断了,淘乐节漂亮衣服又买不起,啊,嘤嘤嘤。

我首先想说琳奈儿和依莱文什么时候确定关系的啊???我失忆了吗???我满脸问号啊!!!

还没玩任务,丹若是小哥哥吗……为啥是它这个代词啊我脑阔疼。

讲道理夏安安在页游给我的违和感还是太强,希望只是客串任务吧。

丹若小哥(我不管我就这么叫)感觉很阴郁的样子,虽然在偶像游戏里很活泼,笑起来很可爱,但是感觉接下来会不会有什么事啊……

安详等更。

我就等全篇结束再玩了。

还有爱芙和尤里,尤里居然难得没有毒舌,安格斯和赛缪尔也不错。

再次安详等更。


【伞修】虚幻真实(脑洞)

怎么说……本来我是想把这个脑洞想成是悬疑那种的,但是我超怂,不是很敢细想悬疑的细节,也不会细思极恐的描写,所以最后改成了一个看似悬疑实际悲伤的脑洞。

苏沐橙突然发现一切都变得不对劲。

时间是混乱的。

叶修和她自己已经和嘉世解约,兴欣已经建立。

——不同的是,离世多年的哥哥也在这里。

在与其他人的交谈和在网上查阅资料后,苏沐橙了解到苏沐秋并没有死,而且被誉为神枪。

苏沐橙在兴欣网吧看到了早已经是回忆里的画面。

叶修和苏沐秋和那时候一样。

苏沐橙明白这不是真实的,但是她也有些沉溺其中,不愿离去了。

但是她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。

她将重点关注在苏沐秋身上,逐渐发现苏沐秋虽然年龄增长,但为人处世依旧像一个十八岁的青少年。

但叶修却是多年后的性格。

只是叶修也不记得真实的事。

过于强烈的思念将一切包裹,变幻成一个虚幻的梦境。

即使一切是那么真实,但在相处长久之后,思念渐渐消散,梦境也渐渐消散。

但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。

思念渐渐淡化,又渐渐聚拢。

在虚幻与真实之间交错,渐渐忘记真正的记忆。

而停留在那虚假的,却美好的梦境之中。

我自己这意识流写法我给自己零分……
这一切都是叶修的思念。

页游终于对夏安安出手了!(???)


还没看任务,看了任务游戏的前置剧情,各种熟悉的感觉,我怎么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?


我就猜测夏安安不可能有没发生的事的记忆,可能是穿越到平行世界或者熟悉感是因为莉莉。


哦豁,刺激。


就很想看夏安安遇到塔巴斯这样的情景,然后夏安安有这方面的记忆,然后告诉西蒙,不过感觉不可能。


比较想看到第四季的夏安安来到拉贝尔大陆啊,然后当众来一句“塔巴斯是兄控”,那岂不是美滋滋。


看样子这位夏安安已经长大了,谜之少女,花娘总喜欢谜之谁谁谁啊。


玛格丽特那会的预言居然到现在才实现,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早,私心不太想页游和动画同时出现,因为设定不同,容易跳戏。


所以以后会开放人类世界的暂时地图吗?


想看到夏安安去花蕾亚学院的剧情啊,毕竟不是说花蕾亚学院是最接近人类的花仙学院了吗?总感觉在作业问题上夏安安和安格斯会有很多共同话题……


还有一件事!


话剧社的话剧以前也出现过吧?


但重点不是这个,重点是官方是不是喜欢上让安德鲁女装了啊hhhhh果然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啊233333


还有官方白安糖,美滋滋。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有红心蓝手的话,我会很开心,如果有评论,我就更开心了,对我来说是鼓励,给我动力。

傲寒404: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。





但是我想,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:



  • 小红心=就是……Mark啊……扫文标记,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,所以留个痕迹,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,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
  • 小蓝手=基本不点啊……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,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


  • 评论=我真的只是小透明,虽然很喜欢,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,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,么么几




不好意思,综上所述,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?


答案是:什么也没有。


你做的只是“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”




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请问: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?


“你说话真难听!”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。


但这真有趣,你没有说,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?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

好了,您看到这里,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,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,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,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,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,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,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,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。不好意思,这是什么鬼逻辑?我拒绝,也不爱听。


请问:“我只是一个小透明”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?


我不作答,你觉得呢?




我生怕有人误会,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。白食党=喜欢某文,但只选择扫过,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。他们没有点红心,没有蓝手,没有评论,没有关注,没有表白。我的意思是,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扫了文,走了。


所以现在,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


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,没人看,没人响应,最后写手退出了,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。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?凭什么?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?有吗?


但,如果不是呢?

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。


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,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,而玻璃心该死,不碎不痛快,这个我懂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,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。


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,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,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“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”但我想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所谈的,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。


最后,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,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,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我并不知道,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。


题目是: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,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




:)


结尾是,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,不包括白食。


希望您能看到,今天我所写的是“表达爱的方式”,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“爱”之上的,因此,在这里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针对“全然沉默的喜欢”或是“无意的伤害”,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,只是“有时候”,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“经常”。


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,一句“很喜欢,谢谢太太,请加油”都不算是白食,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。我想……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,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?


环境恶劣,我们头脑风暴,提出修改意见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,彼此抱团取暖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,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,要么被自然淘汰。


以上。



置顶

圈名阿茶。
挖坑势力,一直在挖坑,从未填过坑。
脑洞势力无所畏惧,但是有脑洞枯竭期。
生命不息,挖坑不止。
是个沙雕,有社恐,不爱说话,熟悉的人就知道这人是个沙雕。
有心理疾病,其中一个影响就是比较懒散,没什么动力去写作,这就是挖坑势力的原因。
是真正意义上的手残,绘画水平停留在幼儿园小班,火柴人都画不好,因此非常羡慕会画画的人。

是稻米,最喜欢的是盗笔,但是近两年没怎么产粮。
粉全职,对于同人cp态度是杂食党,相对更喜欢韩叶和双叶。
斯莱特林七年级生,最喜欢的cp是伏哈,有时候也吃点德哈和哈金。
喜欢夏目贵志和的场静司,的夏美滋滋。
粉过薛洋,但不是魔道粉,也没怎么看这本小说,只产过薛洋相关的粮,以后不会再产。

支持原创。
很长一段时间试图原创,但是时间线和大纲之类的好麻烦,拖延症晚期,没得救了。
试图看新书入新坑产新粮,然而太懒了,看不下去。

相信我!我会更新的!
上面这句话纯粹就是胡说八道。

偶然间看到了动画第四季的某一集cut,西蒙和塔巴斯相关,那甜得我差点哭了。
我的妈呀,游戏要是能有动画一半甜,那我能当场去世啊。
动画借夏安安之口实锤塔巴斯是兄控,我激动到哭死。

话说游戏最近又是童话系列,又是童话系列!
爱丽丝以前没出场过吗?哦对那次是鬼百合精灵王桃乐丝?
所以在花神之灵任务系列中终于出了一个叛徒花精灵王吗,捂着嘴哭出声。
封面爱丽丝好可爱啊,我还以为花之法典在伊紫之后就已经完结了。
有空玩任务。
又到了安格斯和赛缪尔时间了吗?
看了这次游戏的前置小剧情,赛缪尔在安格斯的问题上总是一次次妥协啊……
为数不多的游戏小甜饼,我又哭。

近来沉迷完善原创脑洞,不曾挖坑……
很久没入新坑了,也没什么想看的小说……

破云!破云!
吹爆江停!

前段时间看到了一段杀破狼的片段,被顾昀撩到当场去世,可是我清醒之后发现先出场的是攻?
长庚是攻?

实不相瞒我也有一个原耽脑洞……我想正经写但是感觉会写成沙雕……

我不多说话除了社恐之外,还因为担心会把自己的逗比本质暴露出来。